當前位置: 穿越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祥和森林 > 第331章 述天驕被誅
txt全集下載
閱讀背景: 字體選擇: 黑體 宋體 楷體 雅黑 啟體 字體大小: 很小 較小 中等 較大 很大

第331章 述天驕被誅

祥和森林由穿越小說網(m.15kxs.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魚餌有什么用?
    問一千個人都只會有一個答案。
    釣魚唄!
    魚餌不用于釣魚,難道要留著自己吃?
    當然不是,魚餌就是用于釣魚的,至于把魚餌留著的人,他是為了釣大魚。
    述天驕就是風逐日留著的魚餌,釣的大魚當然是端木九皋。
    這個讓他斷根的人,是他現在最恨,也是最想殺了的人。
    但他找不到端木九皋的行蹤,空有恨而得不到雪恨的機會。
    現在機會來了。
    端木九皋在休涂城出現,就為殺述天驕而來。
    述天驕不死,端木九皋絕不會輕易離開。
    然而風逐日派出好多人,費盡九牛二虎之力,蹤奴都出動了,還是找不到端木九皋蹤影。
    所以風逐日用釣魚的方法。
    只要述天驕在自己身旁,端木九皋總會出現的,只要他咬鉤,死期就立刻來臨。
    先前,風逐日預感到端木九皋有可能趁拜壽的機會混進來刺殺述天驕,但看現在的場面他多慮了。
    這么多好手齊聚,端木九皋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膽都不敢來。
    別說他殺不了述天驕,就算殺了述天驕,他能逃出去嗎?
    很明顯不行!
    這里的人一人一口唾液都能淹死他。
    而五朵的出現,讓他欣喜若狂,頓時忘記了還有端木九皋行刺這件事。
    風逐日酒量本就不錯,今天一高興喝的更痛快,更多,頻頻舉杯邀碰。
    這可把一群想巴結他的宗派之主高興死了,觍著臉上前回敬,二爺二爺叫的那個順口,似乎現在他就是風逐日的親孫子,哪有平日里在宗派中的半分威嚴。
    述天驕突然尿急,他給賈和睦耳語幾句,不外乎就是他去撒尿,你要保護好二爺的安全之類的話。
    賈和睦暗笑。
    這廝還真把自己當人才了,你認為風二爺看上你了?
    切!
    你就是守株待兔中的那個木樁,風二爺留著你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等著端木九皋這只瞎兔子往木樁上碰。
    述天驕高視闊步走出宴會廳,完全沒有注意有兩個人跟蹤他。
    述天驕為趕時間進了低級廁所,那兩個人也跟進了廁所。
    花蝶門的廁所分為低級廁所,中級廁所和高級廁所。
    低級廁所是仆人用的,設備自然最差;中級廁所是弟子用的,設備湊合;高級廁所長老以上高層才能用,設備自然一流。
    平日給錢也不會上低級廁所的述天驕,今日卻進了低級廁所,因為他想快速解決問題,然后去見他的伯樂風逐日。
    正好廁所里沒有其他人,述天驕解開褲帶快速噓噓。
    肖戈快速在廁所門口布了個幻陣,讓再來上廁所的人先找不到門再說,然后走到述天驕身后,偷偷布了個隔音陣和匿陣。
    這種操作肖戈做的多了,很是順手,沒有用多長時間便完成。
    述天驕瀟灑地吹著口哨,他這泡尿撒得很愜意,夢想著有朝一日成為風逐日的得意弟子,心里十分的暢快。
    當他勒上褲帶轉身后,發現兩個人死死盯著他,目光十分不友善。
    他認識這兩個人,是薛鴻濤的隨從,剛剛吃肉吃得挺歡。
    不過看著他倆的目光,述天驕心里還是有點虛。
    “你倆想干什么?”
    述天驕盡量展現出惡狠狠的樣子,如今他也是風逐日手下的紅人,對這些隨從當然不能太友善。
    “我們想殺你!”
    肖戈冷冷道:“述天驕,你的末日到了!”
    “為什么?”
    述天驕不解道:“血煞門與花蝶門沒有仇恨,薛鴻濤為何派你倆來殺我?”
    他覺得這應該是薛鴻濤的一個惡作劇,他們沒理由,也沒膽量殺自己。
    “說起你的罪名,我就是用三天時間也說不完,現在除了滿腔怒火,就剩下殺你的沖動,我沒有絲毫向你解釋的興趣。狗賊,你看看這個東西就清楚了!”
    端木九皋滿臉憤怒,他已經懶得和述天驕說話了,直接亮出了大剪刀。
    “你??????你是端木九皋?”
    述天驕不認識端木九皋,但他認識這把大剪刀。
    這把大剪刀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兇器,大善人用它騸人無數。
    這不是真的吧!
    述天驕兀自不信端木九皋居然敢混進花蝶門來殺自己,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救命啊!端木九皋在這兒!”
    述天驕大喊一聲,飛速往外跑,卻被陣壁一下彈回來。
    “喊吧!大聲喊吧!你就算喊破喉嚨也沒有人聽得見!”
    肖戈說完感到師父說得真對,這句臺詞不僅僅屬于反角,正角喊出來一樣心曠神怡。
    尤其現在喊出來,有一種很痛快、很舒服的感覺,就是那種終于要大仇得報的喜悅。
    但殺人這種事要的就是短平快,磨磨蹭蹭就是給自己找麻煩。
    “端木大哥快動手,免得夜長夢多!”
    肖戈說著一拳打過去,述天驕揮拳抵擋,卻聽咔嚓一聲,述天驕的一條胳膊斷了。
    緊接著端木九皋的剪刀刺進他的腹部。
    “端木大爺,饒小人一命,小人給你做牛做馬,服侍你一輩子!”
    述天驕咚地跪在地上求饒。
    饒你?
    饒了你,我父親和妻子在地下可能瞑目?
    想起死去的親人,端木九皋的悲傷逆流成河。
    他手中的剪刀也越揮越快,就剎那間工夫,述天驕渾身都是血洞,命若游絲。
    端木九皋雙手握住大剪刀,插進述天驕襠部,然后用力一剪。
    喀嚓!
    禍根剪斷的同時,述天驕一聲慘叫,昏死過去。
    端木九皋再一剪刀捅進述天驕的心臟,將他徹底殺死。
    “爹!娘子!我終于替你們報仇了!”
    大仇得報,兩行心酸的淚水如奔騰的海水,嘩啦啦流出來。
    堵在端木九皋心中的仇恨瞬間釋放。
    若非肖戈,他這仇估計今生都報不了。
    這恩得報!
    端木九皋騰得跪下來立誓道:“肖兄弟,今生但有你吩咐,刀山火海,端木九皋絕不皺眉!”
    “端木大哥快起來,都是兄弟,何必說這些話。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快點離開是非之地!”
    肖戈一提醒,端木九皋忙擦干眼淚,二人把手和兵器洗了個干凈。
    衣服上血跡斑斑,洗衣服已經來不及了,二人將準備好的一模一樣的衣服換
    上,然后裝作若無其事出去。
    肖戈順手將門口的幻陣散去,而廁所內的匿陣和隔音陣還保留著。
    這是他們三個人來花蝶門前定下的計策。
    先在花瑞蝶和風逐日前刷好感,取得他們信任后尋機殺了述天驕,然后逃走。
    想不到一切都這么順風順水,順利到給他們一種錯覺,其他人都在努力配合他們的行動,就連述天驕也是這般。
    宴會廳中,五朵正在拼酒。
    她拼酒的目的就是把別人的目光吸引過來,從而忽視肖戈和端木九皋不在的事實。
    肖戈二人進來了。
    五朵從他倆眼神中就清楚述天驕已死。
    她端起酒杯道:“喝不動了!喝不動了!我先休息片刻再喝!”
    其他人識趣回到自己座位,可現在根本沒辦法走開。
    她若走肯定得給風逐日、花瑞蝶打招呼,他二人肯定不讓自己走,反而會勸著自己留下來。
    這個面子她必須給他倆給。
    如果偷偷走,肯定也走不脫。
    五朵現在是眾星捧月般的人物,旁邊就有許多人圍著她套近乎,她這一走,會引起多少人懷疑不說,引來好多人跟隨是肯定的。
    不過不要緊,那匿陣至少可以維持四個時辰,他們完全有時間等宴會結束,找個理由大搖大擺下山。
    可能事情太順了,老天看不過眼,一個時辰后,掩月門和龍牙幫的四個護衛結伴上廁所。
    他們哪知道花蝶門的廁所分有等級,都是就近原則,見有廁所標志就進去。
    江樂水是上官茍簡的護衛,他今天一肚子氣,臉被肖戈一巴掌扇成豬臉。
    雖說吃了丹藥好了,但心中的氣仍然有。
    俗話說人倒霉,鬼吹燈,放屁都打腳后跟,喝涼水都塞牙縫,對江樂水來說得加上上廁所都碰墻壁。
    他居然如同碰到彈簧上被彈回來了!
    江樂水還道是碰到墻上了,等他抬頭一看,不由嚇得跳了起來。
    我碰到什么上了?
    什么都沒有!
    他再次試著朝前走,結果又被彈回來。
    有古怪!
    江樂水氣上來了,他大吼一聲,后退數步,要奔起來攻擊這個看不見的東西。
    其他三人邊撒尿,邊轉頭看。
    這廝來廁所不撒尿,發什么脾氣?
    見過耍酒瘋的,還沒有見過耍尿瘋的。
    咚!
    這次反彈力大,江樂水被反彈到幾步遠處,倒地不起。
    哇!
    什么鬼?
    其余三人忘了自己在撒尿,尿褲子上都沒有發覺。
    三人都過來研究,結果都一樣,誰都會被反彈。
    事情越奇怪,人的好奇心越重,四個人開始討論研究。
    突然一人說這可能是個陣法,他聽說過陣法無形,陣壁會擋路。
    這個說法得到死人認同,可問題又來了。
    廁所里布個陣干啥?
    尤其是這么臟的廁所里布陣,難道他們為了掩蓋一堆垃圾?
    不科學!
    有垃圾讓仆人清理即可,何必大費周章。
    據說布陣還需要好多材料。
    四人好奇心作祟,決定聯手破陣。
    豈不知這次的好奇心害死的不是貓,而是他們四個。
    四人噼里啪啦開始破陣,終于在半個時辰后將匿陣破了。
    展現在他們眼簾的卻是一具爬在地上的尸體。
    一具血淋淋的尸體。
    一具渾身上下有幾十個窟窿的血淋淋的尸體。
    這是誰?
    江樂水慢慢將尸體翻過來,看到死者面目卻不認識,但從血跡斑斑的衣服上可以看出來是花蝶門的弟子。
    四人還在發愣。
    隨即想到他們可能做了一件這輩子都非常錯誤的事情,不好好撒尿,破什么陣。
    這一下怎么辦?
    隨后四人經過暫短商議,決定立刻向花門主報告。
    “殺人啦!”
    于是廁所里傳來驚恐的喊聲。
    歡樂最容易讓人忘卻憂患。
    所以前腳還擔憂述天驕被端木九皋偷偷殺死,后腳就由于觥籌交錯而忘了。
    風逐日忘了是因為新認了個孫兒,賈和睦憑啥也忘了。
    這貨思想覺悟不到位,純粹就沒有理睬。
    他覺得端木九皋根本沒膽子來花蝶門。
    想想只要是個人就不會做這樣的蠢事,端木九皋也是個人,還是個聰明人,他怎會做撲火的飛蛾來自投羅網。
    宴會廳內熱鬧非凡,劃拳聲此起彼伏。
    一個尖叫聲響起:“殺人啦!殺人啦!”
    江樂水等四人一進門就大呼小叫,引得眾人側目。
    “休得驚慌,你們且說清楚,誰殺人了?死者是誰?”
    都是刀頭舔血的人,殺個把人有什么大驚小怪的。
    鎮定!
    花瑞蝶立刻喝止江樂水等人的喊叫,免得引起恐慌。
    “死者是花蝶門的弟子,死在廁所里,不知道是誰,不知道被誰殺的,也不知道怎么死在廁所里!”
    這是一問三不知。
    花瑞蝶感到事情嚴重了,忙再問道:“在哪個廁所里?”
    當江樂水等人說出廁所位置后,他松了一口氣。
    這是低等廁所,只有仆人才會進,估計是仆人之間的仇殺。
    死個仆人,小事一樁,花蝶門有的是仆人。
    繼續狂歡!
    花瑞蝶派護衛李炯善帶人去查看,其余人繼續玩耍,不能給自己的生日添堵。
    廁所里死人了?
    賈和睦心里一緊。
    述天驕上廁所半晌沒來,會不會死者是他?
    他正準備外面去看看,就見李炯善驚慌失措跑進來,他跑到花瑞蝶跟前,低聲耳語幾句,花瑞蝶頓時失色。
    死人居然是述天驕。
    他被捅了五十多個窟窿,下體被剪斷,心臟被攪碎。
    述天驕是風逐日看重的花蝶門弟子,時常帶在身邊,現在他被人殺了,自然得讓風逐日知道。
    事情真的嚴重了。
    花瑞蝶走上前去,低聲對風逐日道:“風二爺,剛剛突發一件事,花蝶門弟子述天驕被人刺死在廁所!”
    “死了就死了唄,既然是花蝶門的弟子,你自己處理就行!”
    風逐日還在興頭上,隨意說了句,仰頭飲酒。
    突然他意識到什么,忙放下酒杯道:“你說是誰被刺死了?”
    花瑞蝶低聲道:“述
    天驕!”
    “述天驕?”
    咔嚓!
    風逐日猛然將酒杯捏碎,暴吼道:“豎子,來了就別想走!花瑞蝶,立刻封鎖山門,沒有老夫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離開紅崖山!”
    風逐日渾身充滿了憤怒和興奮。
    憤怒是因為端木九皋膽子忒大,敢在自己眼皮下殺人。
    興奮是因為端木九皋終于出現了,他可以為自己的孫兒報仇了。
    “出去看看!”
    風逐日立刻帶人出去,他到宴會廳門口停下來,大聲道:“所有人不得離開宴會廳半步,否則別怪老夫心狠手辣!”
    低級廁所里衛生條件太差,花瑞蝶命人將述天驕抬出來,看到述天驕的殘樣,不用考慮都知道殺人者定然是鼎鼎大名的大善人端木九皋。
    “花門主,派人搜索,查問守山門的人,剛剛有沒有人出入,若有可疑之人,立刻抓起來!”
    “是,風二爺!”
    風逐日一聲令下,花瑞蝶立刻派人搜捕,并下了嚴令。
    “和睦,我們安排到花蝶門的蹤奴有幾個?”
    “回二爺,兩個!”
    “立刻將他們叫來,我們先從宴會廳查找!”
    “是,二爺!”
    賈和睦走后,風逐日道:“花門主,今天的外來人員都在宴會廳,我們先去宴會廳查一查!”
    宴會廳內亂哄哄一片,誰都無心吃喝,許多人圍在一起嘰嘰喳喳議論述天驕被殺之事,但拐角處有一人卻不動聲色,自顧自吃肉喝酒,吃得那個真叫香。
    此時人心惶惶,誰都不會去注意還有這樣心大的人。
    肖戈不小心瞥了一眼,正好看到這一幕。
    是他!
    這是個熟人。
    就是那個吃貨老頭金志鞅。
    盡管他略略裝扮了一下,但他吃貨的樣子卻裝扮不了。
    他似乎對花蝶門很反感,還動手打了一個花蝶門弟子的牙,來到這兒絕不是給花瑞蝶拜壽。
    他來干什么?
    不會僅僅為了吃一頓好的吧?
    還真說不定,吃貨的世界,別人不懂!
    其實肖戈、五朵、端木九皋三人正在低聲討論如何安全逃跑,肖戈建議如果被發現后端木九皋立刻帶上斗篷走,不要管他倆。
    他和五朵有信心利用步法逃走。
    這時他抬頭環視,免得被別人發現他們三人在密謀,不想不經意間看到金志鞅。
    這也難怪,別人都圍在一起談論,他一個人風卷殘云,只要有人把注意力放開,絕對看到他。
    卻說風逐日和花瑞蝶進來,宴會廳內立刻靜下來。
    “呔!龍牙幫的四個隨從可在?把事情經過詳詳細細說一遍,不得有任何紕漏,否則老夫的拳頭不留情面!”
    “我們??????我??????他??????”
    風逐日厲聲一喝,江樂水等人嚇得臉色發白,結結巴巴連話都說不出囫圇。
    這個樣子別人怎么聽得清楚。
    上官麟云見隨從驚恐的樣子,一時半會也給風逐日闡述不清楚,又怕惹火燒身,便起身解釋道:“二爺,事情是這樣的。他們四人如廁,發現廁所內有陣法,好奇之下便破了陣法,結果發現有個死人爬在地上,翻過來一看是述天驕,便來匆匆忙忙前來報告??????”
    機會來了!
    把水攪渾好摸魚。
    哈哈!
    上官麟云,你就是慫恿殺述天驕的嫌疑人。
    “上官幫主,爺爺是讓你隨從詳細闡述事情發生的經過,他們都沒有開口,你就越俎代庖。你這么急,是怕他們說不清楚,還是怕他們說錯了?”
    五朵一開口,所有人目光全看向上官麟云,腦中中不由閃爍出一個念頭:薛鴻濤說得有道理,殺人者與上官麟云肯定有聯系。
    上官麟云還沒有領悟到五朵話中的意思,他本就對五朵有氣,此時被打斷更是惱火,怒氣沖沖道:“你小子瞎了嗎?他們現在能說出話來嗎?”
    “不做虧心事怕什么怕?他們嚇成這樣就說明有問題,要命上官幫主把他們的舌頭割了,要么他們隱瞞了事情的真相。”
    五朵有條有理道:“我就很納悶,上官幫主沒有一起去廁所,為什么把事情的經過說得這么詳細,就和親眼見到一樣??????”
    稍作停頓,五朵接著道:“暫且我們就認為是這四個護衛回來后,把事情經過詳細告知了上官幫主。那么問題接踵來了,他們能把述天驕被殺的事情詳細說給幫主聽,也不說給爺爺和諸位聽,是什么原因?我想大概是上官幫主怕他們說漏嘴??????咳咳,不好意思口誤,我的意思幫主是怕他們說的跟幫主說得不一樣才自己說。”
    什么意思?
    你在懷疑我派他們四個殺了述天驕?
    你娘的蛋,這是明目張膽的誣蔑!
    饒是上官麟云氣急攻心,也能聽出來五朵話中的意思,他的怒火騰得燃燒起來,咬牙切齒吼道:“你這小畜生胡說什么?花蝶門與龍牙幫是兄弟宗派,我怎會派人殺了述天驕!”
    五朵笑嘻嘻道:“上官幫主有點急了,不知道這叫不打自招合適呢,還是叫狗急跳墻準確?”
    突然五朵一拍桌子,厲聲道:“上官麟云,縱使你巧舌如簧,也休想瞞過眾人!起初花世伯問你護衛說死者是誰,他們四個都是一問三不知。在宴會廳的人都不知道死者是述天驕,現在你隨口就叫出述天驕的名字,你說你不知道此事,誰信?”
    咦?
    說得對啊!
    上官麟云,這是為什么?
    風逐日的眼睛盯著上官麟云,眼神在討問理由。
    “上官幫主,把話說清楚!”
    風逐日見上官麟云愣著不說話,似乎在裝聾作啞,便陰陰發問了。
    風二爺,死者是述天驕就是你說的。
    你詢問花瑞蝶時的那一嗓子有多響亮你不知道嗎?我雖然座位在后面也聽得清清楚楚,不是我耳朵靈,實在是你喊聲太大。
    但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這樣說,風逐日當時是驚訝之作,肯定是無意識的,現在連他自己都想不起來。
    有了!
    突然他靈機一動,有了辦法。
    不能直接說出來,可以旁敲側擊啊!
    他突然堆笑道:“二爺,其實好多人都知道死者是述天驕,不信你問問司徒門主!”
    啊?
    司徒鴻始料不及。
    你這老匹夫提我名字干啥?

穿越小說網(m.15kxs.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祥和森林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15kxs.com


    ...
Top
红龙扑克官网 - 红龙扑克坑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