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穿越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 第六百七十四章 木公之憂,妲己將現
txt全集下載
閱讀背景: 字體選擇: 黑體 宋體 楷體 雅黑 啟體 字體大小: 很小 較小 中等 較大 很大

第六百七十四章 木公之憂,妲己將現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由穿越小說網(m.15kxs.com)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師兄怎么…又立了個牌位?
嚯!
難不成師兄在外面有其他師父,還同樣遇難了?
草屋外面,靈娥的身影有些鬼鬼祟祟,托著一口小鐘朝屋內打量著,待她發現那木牌上刻著‘燧人’的字眼,不由恍然小悟。
忽聽李長壽嗓音傳來:“進來吧,在外面做什么?”
靈娥抿了抿小嘴,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著裝打扮,腳尖輕點,飄進了草屋中。
“師兄,這是怎么了嗎?”
“火皇燧人的牌位,過來拜一拜吧。”
李長壽對靈娥露出幾分微笑,又輕嘆道:“人族先賢,大義為先,且這位前輩的逝去,我應承擔一半的責任。”
靈娥頓時有些不解,讓小鐘懸浮在身旁,并攏裙擺向前叩拜,老老實實磕頭三次。
“師兄,為何燧人前輩……”
“是我去請的前輩出手。”
李長壽看了眼混沌鐘,繼續道:
“半天前,天外紫霄宮,火云洞三皇與軒轅帝君一同出手,封鎮天道私欲,燧人氏前輩耗盡了自身最后的力量。”
“呀?”
叮叮當當,那口小鐘冒出少許亮光,鐘靈化作拇指大小的小人兒,站在小鐘頂端,反問道:
“天道還可以有私欲的?這不是扯嗎?”
李長壽正色道:“道祖如此言說。”
“呃,”鐘靈摸著下巴,頗為認真地道一句,“若如此,倒也算可信,被人皇封禁……是動用了人族的薪火之力嗎?”
“前輩知曉薪火之力?”
鐘靈道:“當然知曉,這是人族崛起的根本。
人族當年歷經滅族災禍,苦苦掙扎數千年,無數人族臨死前的意念凝成薪火大道,最終壓過妖族,逼著天道認可。
但薪火大道具體如何,咱也不知,那畢竟是人族最高的秘……”
呼——
李長壽指尖,一小撮火焰輕輕跳動著,看似普通尋常,又仿佛擁有無窮無盡的生命力。
人族·薪火。
鐘靈不由抬手扶額,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吐槽。
李長壽目中流露出幾分失落,低聲道:“燧人前輩將此火傳給了我。”
靈娥小聲道:“可師兄,這也不是你的過錯,莫要自責了……”
“無事。”
李長壽收回薪火,放置于元神側旁,以元神之力細細蘊養,淡然道:
“你師兄什么心腸你還不知?
我是鐵石心腸,對這些自不會放在心上。”
言說中,李長壽突然開始寬衣解帶,隨手抽下自己的束腰,又解開道袍的布扣。
靈娥小手一顫、臉蛋泛紅。
師、師兄這是……哎呀,還當著鐘姐的面……
莫非,師兄兄是因為心情郁悶,想要得到一些安慰,自己本著小師妹應有的責任,應當給予師兄足夠的支持和鼓勵!
怎、怎么辦。
等師兄過來,還是自己主動解……
好羞人,不是說要先拜天地再等晚上送入洞房……
啊呀,這是!
師兄之肩!
噗、蓬!
靈娥一雙水波妙目化作一圈圈的痕跡,額頭涌出一縷縷白煙兒,耳根都彌漫起了層層紅暈。
小鐘當場溜人,鐘靈的靈覺,還念叨著‘現在的年輕人’什么的。
“給。”
李長壽將自己胳膊上的碎玉摘下,在靈娥面前輕輕搖了搖,放至靈娥掌心。
“這是火德之玉,有少許燧人前輩的功德,能夠躲避普通環境下的天機探查。
你這,都適應這么久了,怎么還是這般癥狀。”
靈娥眨眨眼,看著師兄已經穿戴整齊的道袍,先是有點錯愕,訥訥地將碎玉握住,隨后便是欲言又止、欲說還休。
等師兄駕云飛走,靈娥下意識追到門邊,小手攥那塊碎玉,默默用自己光潔的額頭撞著門框……
剛才如果是云霄姐姐,說不定就直接張開仙力結界了!
“嚶!”
丹房,地下密室。
李長壽坐回了書桌前,細數著自己這次出手的每個步驟。
空明道心解除。
李長壽頹然一嘆,身形陷在圈椅內,眼角有少許淚痕劃過,被他立刻用仙力蒸掉。
自己開發賢者時刻這個神通,還真是開發對了。
沒有空明道心,怕是難與道祖斗智斗勇,畢竟那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神仙,自己還是太嫩。
靜靜愣了半個時辰,像是一直潛在水底的鯨魚,難得沖出水面出一口氣,李長壽整個人都放松了許多。
但現在遠不是,能放任情緒上涌的時刻。
目光再次落在封神大劫上,李長壽心底攤開一張卷軸,開始細細思索、調整。
一盤棋,都是在不斷出招、變招。
天道的限制應當有效,自己在紫霄宮中最后的威脅,也符合道祖的預期。
算計來算計去,最后還要歸結于一件事。
自身實力。
自己必須有關鍵時刻親手掀了桌子的實力,而不是單純依靠天道底層規則的庇護。
實力才應是自己最大的底牌。
但洪荒的上升通路已經被道祖親手封死了,成圣必須有鴻蒙紫氣,鴻蒙紫氣又限制了圣人實力,將圣人化作天道基石。
且現如今洪荒一眾大能,絕大多數都是走了斬三尸的路子,已無法真正超脫。
修道尋本真,斬掉善惡自我,本就是逃避自我的取巧方式。
斬三尸之法,其實是為了更好與鴻蒙紫氣融合,而三尸歸元,怕只有老師能做到。
可惜了,大法師。
當然,以力成圣更不可能,那要抽干半個洪荒的靈氣,道祖絕對會跟自己拼命,而且以力成圣難度太大,盤古神與無數混沌神魔廝殺那么多年,才有了那般境界。
自己只能另辟蹊徑,想辦法無限逼近那個境界,追求瞬時的爆發力。
薪火,人道之火。
此物有大用,但明顯蓄力太久,需要太長時間準備,而且直接消耗的是生靈本源之力,雖然不影響凡人壽命,用太多就會影響凡人的真靈。
洪荒三大本源:大道、真靈、氣。
某洪荒著名偷人派學者浪前輩,在他留在鯤鵬體內的幾本著作中有詳盡的解釋,那早已是李長壽悟道的重要參考。
此次伐天事件過后,封神大劫中,天道劇本大勢不變,自己已可以更改更多小勢。
帝辛那邊,女媧娘娘已經給了定論。
如果要給帝辛題詩翻案,首先就要動搖女媧娘娘的威信,這就有些因小失大了。
圣母始終是人族造化者,雖然她現在受制于天道,但明里暗里已經幫了自己太多。
做人不能忘恩負義,圣母那邊,李長壽盡量不會將她牽扯進入后續算計。
嗯,圣母現在估計是在選女妖精,去朝歌城搞帝辛心態了。
說到女妖精,就不由得想起了狐女小蘭;而說到小蘭,也不知那個嘴上掛著‘貧道也曾有三十二房妻妾’的姜尚咋樣了。
不會吧?
不會真有人覺得,小蘭認不出姜尚是齊源師父轉世身吧?
自己要不要阻止一下這段孽緣,讓姜尚別去朝歌城做……官……
“李長庚!你給我一個解釋!”
一聲輕喝自小瓊峰外傳來,李長壽搖頭一笑,長身而起。
苦主來了。
小瓊峰大陣之外,身著輕薄長裙的姮娥站在空中,有些肝火上涌、怒氣上沖,毫無顧忌地一聲嬌喝……
小半個天庭都聽到了!
太白宮守門的天兵天將對視一眼,瞬間腦補了一場天庭上層仙神的愛恨情仇大戲!
假裝路過的正神們豎起耳朵,唯恐錯過了什么細節!
還好,小瓊峰大陣迅速開啟,姮娥閃身入內,留下了……
無盡的傳說。
正在湖邊失落的靈娥嘴角一陣抽搐,禁不住一手扶額,順勢摸出了一枚傳信玉符。
丹房前,大陣剛散去,李長壽堪堪現身,姮娥已是出現在李長壽面前,那雙美目帶著幾分悲憤。
“你騙我!”
靜。
小瓊峰上空前寂靜,事后【病死】于知道太多的靈獸們,瞬間豎起耳朵。
咔的一聲,側旁傳來某鐘靈嗑瓜子的聲響。
李長壽和姮娥扭頭看去,鐘靈弱弱地融入混沌鐘內,只露了一雙‘布靈布靈’的大眼。
李長壽道:“星君,我何曾騙過你?”
“你之前說的話難道忘了嗎?”
“不是已經見到了,”李長壽嘆道,“你醒來時,若我所料不差,應當是在一處洞府內。
帶你回去的是三位帝君,因軒轅前輩家中女眷太多,定不會允許他將你帶回照料,唯恐三千零一。
另外兩位帝君清譽在外,八成是一同在旁守護,待星君醒來。
我可有說錯?”
姮娥一怔:“你是說……”
李長壽緩緩點頭。
浪前輩的年記曾有提到,他自開天中因為太菜被盤古神所傷,盤古身死、浪前輩覓地修行。
李長壽控制了鯤鵬號方舟后才想明白,其實那不是什么覓地修行,而是類似于鯤鵬那般,被浪前輩‘奪舍’。
浪前輩藏身之地,就在某個大能體內,順理成章替代了這個大能的身份,并將這個大能原本的元神,煉制成了自己的第二元神。
而后的信息很清晰了。
能很直接干擾女媧的判斷,能在妖庭時接近御日女神羲和,而后上古時期自身隕落時,第二元神大概率也隨之被抹殺。
但第二元神有可能剩下原本大能的殘魂,轉世投胎。
女媧娘娘口中的‘空殼’,投胎轉世的機緣,一縷鴻蒙紫氣的禁錮。
姮娥顫聲道:“是神農……”
“是伏羲啦!伏羲!這都猜不到嗎!”
鐘靈再次現身,在旁脫口而出,隨后就捂住自己嘴,心有余悸地看了眼天空。
姮娥禁不住掩住口鼻,眼前浮現出了那名身著白袍的老者,卻回憶不起任何有關這個面容、這個身形的記憶。
但道心深處,那空缺的縫隙,似乎有了緩補。
拼圖……尋到了……
“我還打了他一掌!”
李長壽禁不住眨眨眼。
姮娥泣聲道:“我還打了他一掌。”
“不礙事,不礙事,”李長壽忙道,“你們并沒有任何關系,被抹除的已是被抹除了。
星君,此事你當放下了,我這里有一幅那位前輩的畫像,留給你吊唁吧。”
“天道不會……”
“這個不會,放心就是。”
李長壽在袖中取出一只畫軸,將畫軸攤開,其上畫著一只土撥鼠,在慌忙無措地奔馳在一望無際的大地上。
天道毫無反應,姮娥卻是禁不住輕笑了聲,仔細打量著那只毛發清晰無比的大鼠。
李長壽心底一嘆。
是他畫功不夠,始終不能畫出浪前輩萬分之一的浪蕩。
于是,姮娥收下畫作,連連道謝,轉身駕云離去。
鐘靈注視著姮娥的背影,低聲喃喃:“這天道禁忌,怎么不靈了?”
“她有所不同,”李長壽如此解釋著。
“三界第一美人還有這般優待?”鐘靈嘴角一撇,“這道祖,呸!”
轟隆隆——
空中黑云滾滾,小瓊峰風云變色,一道雷霆砸的混沌鐘左右搖晃,鐘靈翻了個白眼,混沌鐘泛起少許道韻,上中下三環旋轉!
神通:退一瞬。
空中黑云盤旋一陣,只得自行消散。
李長壽笑了笑,剛要轉身回密室中細修后續計劃,卻見太白宮外,木公駕云匆匆而來,面容頗為焦急。
派紙道人主動迎去太白宮,李長壽還以為是玉帝陛下招自己過去覲見,怎料木公開口就是大聲疾呼:
“完了!完了完了!
長庚救我,這可怎么辦!”
李長壽不由有些疑惑,忙道:“木公莫急,且緩道來。”
“這、哎呀!”
木公跺腳拍手,在李長壽面前一陣打轉兒,斷斷續續才將此前發生的情形說清。
燧人氏出手、人族英靈大軍奔赴紫霞宮時,曾有天道之命落在凌霄寶殿,玉帝已身著戰甲、天兵也已被天道之力包裹。
只待玉帝陛下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出現在紫霞宮外,阻攔人族英靈大軍。
天道之力憑空釋放,就是天劫的主要形式——雷霆、天火、湮滅之風、溶神之水等等。
但加持在天兵天將身上,卻是能將天兵天將的實力提升一大截。
若天兵降臨,人族英靈大軍勝算當真不知還剩幾何。
李長壽當時以為是玉帝陛下扛住了天道之命,沒想到這里面還有木公的功勞。
木公:……
“后悔倒是不后悔,咱在天庭多活了這么多年,天天被人木公、木公的喊著,已經比那些老兄弟強了數百倍。
就是,有點怕。”
東木公長嘆一聲:“我本就不是什么人族賢明之士,而今卻又直接扛了天道,今后怕是要慘淡收場。
長庚你看,這、我這……”
“木公莫急,”李長壽笑道,“當時我就在前排車架上,此時不也沒事?”
木公苦笑道:“長庚你不同,你背后有太清圣人庇護,我這可咋辦。”
“木公這般一說,確實有些問題。”
李長壽沉吟幾聲,仔細想了想,緩聲道:
“木公你莫急,先安心在天庭做差,若是三年內沒有任何問題,那自然不會有問題。
若真有問題,我定會對陛下稟告,天庭也絕對不會虧待木公這般勞苦功高的老臣。”
“唉!”
木公低頭一嘆,苦笑連連。
“喜得半世東華名,怎料轉眼將成空。
罷了,還請長庚多多費心,若我有個三長兩短,安排好我那幾位夫人呀!”
李長壽重重地點頭,又拉著木公喝了半天茶,等木公情緒穩定了,這才讓木公回去歇息。
其實也沒什么大事。
木公若是被天道報復,不就代表天道還有私欲?
那時,伐天的可就不只是人族,還有天庭玉帝陛下了。
李長壽輕輕舒了口氣,心神挪去南洲的紙道人處,然而他還沒來得及散出仙識,太白宮又飛來了一名信使。
卻是瑤池仙子。
……
與此同時,圣母宮中。
女媧圣人有些慵懶地側躺在寶座上,面前飄著一面幡旗,其上投出道道光影,一名名姿態妖嬈的妖族女子,不斷在女媧圣人的指尖滑過。
此幡名為招妖幡,非賣品,獨家典藏。
老師當真……
提前那么多年給自己的劇本也就是寥寥幾句話,什么都要自己悟,還要等時機到了,才知道要做什么。
自己在南贍部洲適度的表達了憤怒,還要讓自己召幾個女妖去魅惑商君。
這事情傳出去了,自己豈不是要被人說小心眼了?
擺明了就是老師在背后算計。
倒是可惜了燧人,終究是錯失了天帝之位……這次卻也算解脫了。
誒,這個倒是不錯,九尾狐族,名叫小蘭,此時在那軒轅衣冠冢內修行,身居天道氣運?
有點,能讓帝辛上不了朝的味道了。..

穿越小說網(m.15kxs.com)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15kxs.com


    ...
Top
红龙扑克官网 - 红龙扑克坑位